不朽的荣耀——雄狮坏男孩联盟

0 Comments

们高贵,他们优雅,他们强大,他们处在食物链的顶端,他们是千百年来无数人心中的图腾,亦或是人们永远不敢直面的魔鬼,现在就让我们走进这样一个世界,来体验生命永恒的魅力。

这个故事主要发生在南非的萨比森私人保护区(Sabi Sands game reserve)、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萨比森私人保护区是由好几个较小型的私人保护区连接组成的一个较大的私人保护区,与更大的克鲁格国家公园相连。狮子作为猫科动物中唯一的社会性动物,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往往更加精彩,为了对抗危机四伏的大自然,母狮一般组成狮群互相合作,而出生在同一狮群的雄狮兄弟则在成年之后会被父辈驱逐,一起流浪,我们称这样的雄狮组合为联盟。

1997至1998年间,由5只壮年雄狮组成的西街联盟入侵了斯巴达狮群,但是不幸的是在今后的两年里他们的幼崽大都没有存活,直到2000年初,只有两只不到一岁半的幼狮(一雌一雄)活了下来,可惜的是雄性幼狮在半年之后也不幸夭折了。就在这时,一只和夭折小雄狮年龄相仿的流浪小雄狮来到了这里,希望加入狮群,因为严酷的自然环境遵守着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铁律。正值巅峰的西街雄狮对其不屑一顾,但是斯巴达母狮们却并不待见他,因为一只陌生雄狮会对狮群的幼崽造成致命伤害,“杀幼”这一现象在猫科动物中是很普遍的,雄狮联盟在成功入侵狮群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清理原先地主的后代,一是去除潜在的威胁,二是在没有幼崽之后母狮会快速进入发情期,毕竟繁衍后代是地球生物的天性。

所以,这只流浪小雄狮能加入狮群简直就是奇迹,他极有可能是西街雄狮与其他狮群或者流浪母狮的后代,否则再大度的雄狮也不会接纳这样的外来者,这只小雄狮后来被叫做恩格拉拉里克,请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号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席卷整个撒比森。

作为一只外来雄狮,恩格拉拉里克幼年的生活并不快乐,此时不会捕猎的他对狮群来说完全是个负担,而食物在自然界中的作用不言而喻。西街雄狮的不闻不问、斯巴达母狮的任意欺凌,这些经历都对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成年后孤僻的性格都由此而来。同时为了获得足够的食物,恩格拉拉里克不得不尽早地学习狩猎,很快他就成为了狮群最优秀的猎手,在刚满4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独自捕获成年野牛了,但是成功往往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右眼角的伤痕和破损的右下犬齿也成了他一生的标志。

2001年,狮群诞生了大量幼崽,存活的幼崽中有5只雄性,恩格拉拉里克和这5个兄弟便组成了后来大名鼎鼎的坏男孩联盟(Mapogo males)。

与大多数雄狮不同,恩格拉拉里克对待这些幼崽极为和善,他喜欢和弟弟们呆在一起,享受难得的温情,可是母狮们始终无法完全放心,当弟弟妹妹们在父母的呵护下尽情嬉闹时,很多时候他都被无情地孤立,可以想象这位未来的狮中之王心中该是何等的孤寂。

岁月流逝,恩格拉拉里克一天天长大,西街雄狮也一天天衰老,强壮的身体和高超的捕猎技巧给了他极大自信,于是时间到了2003年5月份的时候,四岁半的恩格拉拉里克开始频繁吼叫,时间和其他联盟的入侵也促使狮群更多地仰仗他的力量。后来5周岁的恩格拉拉里克开始带领老雄狮们巡视领土抵抗强敌。

深沉的夜色下,恩格拉拉里克孤独得躺在黑暗的角落里,他看着漫天繁星,想着前尘往事,西街雄狮在其他联盟的入侵下苟延残喘,这朽木般的王朝很快就要分崩离析,他要离开,离开这个给了他极大痛苦的伤心地,可是5个弟弟还未成年,他要把他们带走,免遭入侵者的荼毒,然后寻找一片真正的乐土。

2004年8月,衰老、疾病、其他联盟的入侵终于使仅剩的两只西街雄狮撒手人寰,斯巴达狮群也在入侵者的压力下分裂了,没有幼崽的雌狮依附了新的统治者,其他雌狮以及5个兄弟则在恩格拉拉里克的带领下生存于夹缝之中。

从小生长于艰苦环境中的恩格拉拉里克知道,单枪匹马无法成就伟业,所以5个弟弟既是他的精神支柱也是他的希望所在,同时由于西街王朝的崩塌,这片土地吸引了太多的敌人,所以他还要继续探索新的领地。

不久之后,恩格拉拉里克带着老二、老三独闯天下,老四、老五、老六则留下来守护狮群。由于年龄和体型的优势,恩格拉拉里克在几兄弟中的地位毋庸置疑,但是此时的分裂使老四的地位有所提升,没有几个哥哥的压制,老四的信心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对于雄狮来说,信心可以极大地提高他们的战力,于是在以后的岁月里,老四的在狮群的地位仅次于老大恩格拉拉里克,是名副其实的“小霸王”。

在经历了短暂的分离之后,老四、老五、老六三兄弟又寻找到了他们的哥哥,之后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作为狮群中唯一的成年雄狮,恩格拉拉里克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仅凭一己之力养大五个弟弟谈何容易,幸亏小时候坎坷的经历造就了他坚韧不拔的毅力,在弟弟们还没成年之前他变得格外警惕。

危险无处不在,更何况还有同类的虎视眈眈,可喜的是,恩格拉拉里克此时已经成长为一头威武雄壮的大雄狮,而弟弟们成长得也很快,已经可以帮着哥哥分担压力了,在恩格拉拉里克的细心教导下,弟弟们的狩猎技巧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2006年,迫于其他联盟的压力,恩格拉拉里克带领弟弟们来到了相对平稳的撒比森西部,这里远离克鲁格国家公园,遭遇大型联盟和流浪雄狮的机会较少。

随着年龄和力量的增长,野心也在心中滋生。有着数量优势的六兄弟开始在撒比森西部横行无忌。此时的他们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生存,对领地和雌狮充满了渴望,此时离他们最近的是当地的沙河狮群和渥太华狮群,而统领这两只狮群的是一头巨大的狮王兰格里尼。

面对气势汹汹的六兄弟,理智的兰格里尼选择了避让,不断周旋,后来恩格拉拉里克离开弟弟们独自挑战这位狮王,双方在西部围栏发生了激烈的战斗,第二天恩格拉拉里克带伤归来,原本破损的右下犬齿完全断裂,兰格里尼腿部受伤,眼睛残留着断齿,被驱逐出了领地,后来消失于茫茫西部。

在西部继续探寻领地的老恩遭遇了另一位独狮王杜祖南,在权衡利弊之后老恩选择了避让。

吓退敌人的杜祖南兴奋地吼叫了一早上,不过紧接着就被卷土重来的六兄弟打败,最终也不知埋骨何处。

到了2007年,六兄弟已全部进入成年,整个撒比森再也没有任何一股势力能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荣耀的王座在向他们招手。

老大恩格拉拉里克,出生于1998年10月,当地人称他为“Ngalalalekha”,意思是狮中之王,也有人称他为“Ngalagalega”,意思是孤独的狮子,因为他性格极其孤僻,而使他如此孤僻的原因便是他坎坷的经历。而在有些保护区内,当地人叫他“Makulu”,意思是“巨大的”,因为他的体型惊人,据很多目击者说,他的体型比大多数狮子的都大,也许是现存狮子中体型最大的个体之一。而体型并不是他唯一的特点,他比较著名的特点是他破损的右下犬牙以及他惊人的吼声。

老二和老三是一对双胞胎,出生于2001年1月,兄弟俩最早追随恩格拉拉克闯荡天下,与老大关系最好,由于老二气质优雅,得名瑞斯塔(Rasta),老三也是一头漂亮的大雄狮,被人们称为漂亮男孩(pretty boy),简称PB。

老四出生于2001年3月,由于他尾巴上的毛球几乎没有,因此人们称他为“秃尾巴”(Snip Tail),在老大、老二、老三离开狮群探索领地的时候,在没有成年雄狮的压迫下,老四产生了狮王应该拥有的自信和霸气,而老二因为一直受到老大的压制在狮群的地位反而没有老四高。

老五和老六也是一胎所生,出生于2001年11月,两兄弟从小感情就好,从来没有分开过。由于在兄弟中地位低下,经常担当联盟扩张的马前卒,成功之后又得不到应有的资源和领地,所以两兄弟有时候显得过于凶猛和残暴。其中其中老五名叫怪尾巴(Kinky tail),因为他前端的尾巴像是折断的树枝一样,看上去十分怪异。老六名叫撒旦(Satan),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老六的鬃毛不够旺盛,尤其是头顶部位的,这样使他很难受到雌狮的青睐,有时候为了发泄会表现的过于残忍,所以取名地狱之子撒旦,也有人叫他T先生(Mr.T)。

六兄弟在后来的几年中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狮群,他们不光占领狮群,有时甚至会吃掉他们,六兄弟的存在给当地的狮子造成了极为沉重的打击,六只成年雄狮组成的联盟是一股几乎无法战胜的势力,正因为他们的这些所作所为,当地人给予了他们一个新的称呼“Mapogo”,意思就是流氓和恶棍,他们也因此成为了当地最著名的“坏男孩联盟”。

2007年,坏男孩们入侵了数个狮群,其中5个狮群伤亡严重,而其中较严重的3个狮群,卡斯尔顿狮群从22名成员降至6名成员,查拉拉狮群从10名成员降至5名成员,赛姆万尼亚狮群的10名成员则全军覆没无一幸免。短短的一年内,萨比森保护区内的狮子数量因为他们而减少了将近40%,差不多50只狮子。他们成为撒比森名副其实的王者,用他们的铁爪牢牢地掌控住这片土地。

2007年年初,坏男孩们入侵查拉拉狮群的时候,他们残忍的杀死了狮群的狮王洛奇(Rocky),并吃掉了他,而他的6个后代也随之被杀。雄狮吃掉同类的行为并不罕见,有可能是他们认为吃掉同类能增加威慑力以便于更快更好地控制狮群,因为有些狮群在狮王被杀后会发生分裂,一些雌狮会离开,这样不利于狮子的繁衍生息。

2008年,老五怪尾巴和老六撒旦终于无法忍受哥哥们的欺压,在原始本能的驱使下,坏男孩联盟发生了分裂,老五老六重新踏上征程去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荣耀,撒比森中部成为了他们的地盘,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又被称为“莫瓦斯兄弟”或者“莫瓦斯联盟”。

由于两兄弟的地盘更加接近克鲁格国家公园,那里出没着太多的流浪雄狮,因此两兄弟的压力很大,但是出身于战无不胜的坏男孩联盟的莫瓦斯兄弟从来没有怕过。

2008年七月曼也拉缇两兄弟来到了萨比森保护区,马拉马拉的北边,与分裂的Nk狮群相遇,随后便一起生活,半年之后在本能的驱使下,他们想要入侵莫瓦斯兄弟领地。2009年1月,莫瓦斯兄弟与体型魁梧的曼也拉缇兄弟交手,以二对二击败并杀死其中一头!2009年5月18日,莫瓦斯兄弟北上追杀剩下的一头曼也拉缇雄狮,彻底终结了曼也拉缇雄狮对NK狮群的统治。

2009年6月,三只土伦雄狮从南部而来,它们浩浩荡荡的进入了马拉马拉一带莫瓦斯兄弟的领地内。三只土伦雄狮同样处在巅峰期,体型也不逊色于莫瓦斯兄弟,他们咆哮着开始进攻。面对数量上的劣势,莫瓦斯兄弟没有退缩,而是迅速做出回应,坏男孩联盟的成员没有孬种,两兄弟同仇敌忾,共同面对三头敌人!最终莫瓦斯兄弟凭借举世无双的气势压制住了敌人,将三头土伦雄狮驱逐出境。

从2008年开始,罗拉克斯特联盟仅存的成员老罗一直在莫瓦斯兄弟的地盘里盘旋,这是一头智慧的雄狮,罗拉克斯特联盟曾经也是一个拥有六头雄狮的强大联盟,他们是西街联盟的后代,老罗是是西街雄狮的长子,是坏男孩们同父异母的哥哥,可惜的是,肆虐的牛结核病击垮了这个联盟,如今更是只有老罗一狮顽强地存活到现在。直到2010年底,莫瓦斯兄弟终于巧遇老罗,将其打败。

2009年9月,老罗的儿子高尔夫两兄弟来到了萨比森南部,并与莫瓦斯兄弟统治下的冥河母狮交配,3个月后的2009年12月,莫瓦斯兄弟与它们发生了战斗,高尔夫金发战死,高尔夫黑棕受伤逃到了萨比森北部。

2009年10月在莫瓦斯兄弟的领地马拉马拉出现了两头陌生大雄狮,他们是金吉马兄弟,他们同样处在巅峰状态。

莫瓦斯兄弟与金吉马兄弟在2009年10月至2010年4月期间经历了三次拉锯战,在年龄和体型方面莫瓦斯兄弟并不占据绝对优势,所以这场战斗异常艰苦,但是莫瓦斯兄弟没有知难而退,为了捍卫狮王的尊严,在第四次的冲突中,莫瓦斯兄弟长驱直入,越过边界进入金吉马兄弟的领地,以雷霆之威将其驱逐出萨比森,把对方赶进了曼也拉提保护区。

在坏男孩联盟中,老五、老六的体型并不出众,但是在分家出去的2008至2010年间,他们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敌,无愧于狮王之称。

2009年,5只青年雄狮从克鲁格流浪到了莫瓦斯兄弟的地盘,他们成为了附骨之疽,任凭两兄弟如何努力也无法将他们彻底驱逐。这5兄弟后来成为了坏男孩联盟最大的敌人,因此人们称他们为“保卫者联盟”。

2010年6月8日早上,莫瓦斯兄弟在巡逻的路上遭遇了刚进食完的保卫者5兄弟,由于太过年轻,保卫者们仓皇逃串,再一次被驱散,结果一只落单的保卫者雄狮被抓住。

怪尾巴和撒旦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他们先是咬断了对方的脊椎骨,令其无法逃跑,这是狮子间战斗的惯用伎俩,然后对其疯狂进攻致其重伤,这只年轻的雄狮在当天晚些时候死亡。这场战斗也使怪尾巴付出了代价,他的一只前掌被咬伤了。

这天夜里,兄弟的死亡点燃了心中的复仇之火,四头保卫者雄狮抛弃了恐惧,在莫瓦斯的地盘里咆哮着宣示主权,此时的撒旦不知在何处巡逻,正在舔舐伤口的怪尾巴听到吼叫声怒不可遏,膨胀的自信心驱使着他一往无前地向敌人冲去。可惜,这一次保卫者们没有像之前那样退缩,怪尾巴一头扎进了死亡的陷阱。

保卫者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他们用利爪将怪尾巴死死压在地上,怀着满腔怒火疯狂撕咬,哪怕处在如此绝境,怪尾巴也没有束手待毙,双方的嘶吼声响彻寰宇。听到打斗声的撒旦姗姗来迟,此时的怪尾巴早已奄奄一息,看到哥哥如此惨状,他勇敢的冲入战团,与敌人纠缠在了一起,可惜双拳难敌四手,他也很快败下阵来,深厚的兄弟之情无法令撒旦抛下哥哥独自逃走,只能期望将敌人引走好给哥哥留下喘息之机,四只保卫者紧追撒旦而去。

撒旦明显低估了哥哥的伤势,哪怕他将敌人引走,伤势严重的怪尾巴也无法移动了。对周围地势了如指掌的撒旦成功摆脱了敌人的追赶,可是大战一场的保卫者们没有平息心中的怒火,他们折返回来,继续攻击怪尾巴,流浪时期对莫瓦斯的恐惧以及失去兄弟的痛苦促使保卫者雄狮做出了吃掉怪尾巴的行为,一代魔王就此陨落。

不可一世的撒旦头一次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他不知道哥哥的情况,或许他猜到了哥哥的结局,在今后的几天里,撒旦不停地呼唤,希望哥哥能奇迹般地再次出现。

保卫者们杀掉了莫瓦斯兄弟的所有后代,并对撒旦进行持续不断的追杀,最终走投无路的撒旦又回到了西部哥哥们的怀抱。

占领撒比森中部的保卫者雄狮信心开始膨胀,他们变得越来越大胆,追随撒旦的痕迹来到了坏男孩联盟的地盘,此时的坏男孩们拥有5名成员,他们仍旧强大无比,对待敌人的入侵他们迅速做出反应,处在巅峰末期的恩格拉拉里克甚至怀疑,撒比森的狮子什么时候开始忘记他们的恐怖了?

2010年7月9日,两个强大联盟都来到了大象平原,坏男孩联盟在恩格拉拉里克的带领下气势如虹,他们过去的战绩辉煌无比,凭借强大的实力从未一败,因此他们一路嘶吼着,咆哮着,宣泄着失去兄弟的痛苦,而保卫者们则显得过于谨慎,他们没有与敌人发生正面冲突,而是静待时机。

当天夜里,真相永远地掩埋在了历史的迷雾里,谁也不知道战斗何时发生,又是何时结束,战后保卫者们撤退得无影无踪,坏男孩中的老三PB重伤,而老二瑞斯塔也永远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只经验丰富的狮王竟然没有战胜4只初出茅庐的年轻雄狮,这个谜团直到现在也没有解开,而大象平原之战则成为了坏男孩联盟由强盛走向衰落的转折点。

2010年10月,坏男孩联盟中的最强战力老四秃尾巴莫名失踪,是被洪水冲走,过河时被鳄鱼攻击,还是人为的偷猎,一切皆有可能。作为兄弟中仅次于老大的存在,他享有自己独立的狮群,因此常常独自行动,和老大的忧郁气质不同,他显得极为傲气,像是不屑于和联盟其他成员呆在一起。此时最年轻的老六撒旦也已经9岁多了,老大恩格拉拉里克快要12岁了,他巅峰已过,很难像以前抚养弟弟们那样创造奇迹了。坏男孩们开始进入暮年。

对于动物们来说,繁衍后代是他们的天职,后代的数量多少决定了他们成功与否,在这方面,坏男孩联盟算不上一个成功的联盟。

2007年中期,恩格拉拉里克忙于维持新领地的稳定,严格履行着作为狮王和领袖的职责,四处巡逻,他的5名弟弟则在他不在的情况下杀死了他在欧萨瓦狮群所生的幼仔,渥太华狮群的幼崽在2007年6月后全部被老恩的其它5兄弟杀死(之后的半年才生育了我们常说的渥太华兄弟与目前继承狮群血脉的渥太华母狮),然而老大恩格拉拉里克似乎却从来没有伤害过他们的幼仔。

2009年初,沙河狮群的7名成员(2头母狮+5头亚雄)由于忍受不了坏男孩们的残酷统治逃出保护区,在数次引诱它们回保护区无果,和出于保护当地居民安全的考虑,保护区无奈对它们采取了射杀措施,他们射杀了2头母狮和4头亚雄,1头年龄大点的亚雄由于惊慌自己逃回了保护区,不过由于食物匮乏和丧失了狮群,它失去了信心,在浑浑噩噩独自存活了几周后便死去了,至此沙河狮群5雄全部团灭,它们大多是坏男孩老大老恩的孩子,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个大联盟,却因为人为原因早早夭折,留下了满满遗憾。

2010年,撒旦在失去怪尾巴回到兄弟们身边时,在邪恶本能的驱使下对兄弟们的幼崽再次进行了屠戮。

无情的杀死兄弟的孩子也是人们讨厌坏男孩联盟的原因之一,只不过他们的行为是在遵循残酷的自然法则罢了。

所以到了2011年,坏男孩有记录的雄性后代只剩下了渥太华狮群两兄弟,他们是老恩的后代。

这一年,3只老男孩愈加艰难,新势力不断产生,与他们的摩擦不断升级,北方有六头马蹄雄狮强势崛起,东方的保卫者仍在虎视眈眈,南方的4头塞拉提雄狮也在纠缠不休,他们也被叫做南联盟,是罗拉克斯特联盟的孙子,高尔夫联盟的儿子,他们原来有5名成员,在与保卫者的冲突中死去一只。

2011年末,渥太华兄弟长到了流浪的年纪,面对岌岌可危的局势他们已经开始帮助父亲驱赶敌人,但是老三PB不相信他们,在狮子的世界里,父子相残的故事比比皆是,而兄弟才是最值得依靠的后盾,12月25日坏男孩们杀了一头野牛作为它们的圣诞大餐,远处瘦骨嶙峋的渥太华兄弟想参加盛宴却又不敢靠近,最终被逼无奈的两兄弟离开了故土,远赴克鲁格国家公园,至今杳无音讯,坏男孩联盟的血脉似乎就此断绝。

2012年2月22日,坏男孩与南联盟发生了一场大战,老而弥坚的坏男孩虽然抗住了压力,但是老三PB却受了重伤。

2012年3月16日,4头南联盟雄狮再次进入坏男孩的领地,这次他们不会在给敌人留有余地。老三重伤未愈,老恩与撒旦参与了这场性命攸关的领土保卫战,可是年老的坏男孩已无法战胜这个正在崛起强大的敌人,这已经超越了它们所能达到的能力范围。恩格拉拉里克的脊椎与臀部被南联盟重创,带着之前已重伤的PB撕开裂口冲出了重围。撒旦站在敌人的面前,身后是他仅剩的领地和荣耀,2010年他眼睁睁看着五哥被杀,二哥死于非命,现在三哥受了重伤,照顾他们一生的大哥也是性命堪忧,今日他如何能退,撒旦爆发出视死如归的气势,展现了非凡的英雄气概。

撒旦死后,老大和老三选择去南部地区求生,因为丰富的生存经验和本能使他们意识到此时的南部地区要比其他地区更安全一些,年迈的两名坏男孩已经无法和那些年轻力壮的竞争者们抗衡了,遇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有严重的生命危险。

南部地区此时的地主是2只来自克鲁格国家公园的黑鬃大雄狮KNP兄弟,尽管8、9岁的他们正值壮年末期,体型也很庞大,但是他们在数量上却并没有优势,而且他们的后腿都有残疾。在度过的一段相对安稳的生活之后,他们的身体和信心逐渐得到恢复,隐藏在恩格拉拉里克心中的王者血脉再次被激发,他们决定向KNP发起挑战,此时的坏男孩一个11岁,一个14岁,在这个年纪还有争夺王位的勇气不得不令人敬畏。

2012年7月10日,老男孩们咆哮着向敌人发起攻击,可惜岁月不饶人,恩格拉拉里克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带领弟弟们横扫撒比森的狮中之王了,老恩的脊椎处再次被重创,为了让老大逃走,PB冒着生命危险将knp兄弟成功吸引到了自己身上,而恩格拉拉里克也在克鲁格兄弟追逐漂亮男孩的时候得到了逃跑的机会,但是他们也因此失散了。这次战斗彻底摧毁了坏男孩的自信心。

2012年7月24日,人们发现了落单的漂亮男孩,他成功脱险并存活下来了,但是他的兄长恩格拉拉里克却始终没有出现,在长达12年的生涯里,PB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孤独,他不相信传奇的兄长会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他疯狂的寻找,甚至不惜冒着被南联盟猎杀的风险重返危机四伏的西部地区,但是却仍然一无所获。

2012年11月,年迈的恩格拉拉里克和漂亮男孩再一次流浪到了他们熟悉的伦多洛兹保护区,这里是他们的梦想开始的地方。

生存的本能激发着他们求生的欲望,曾经的王者如今东躲西藏,穷困潦倒到与秃鹫争食腐肉,两个老家伙又创造了奇迹,他们成功熬过了2012年的冬天。

2013年,他们流浪到了撒比森与克鲁格的边界,此时的老三不幸得了重病,一个凄冷的月夜,恩格拉拉里克失去了他最后一个兄弟。

我们应该尊重这样一群生灵,无所谓善恶,他们身上有着生命最本质的魅力,为了生存,为了荣耀,他们不需要证明什么,他们已然踏入不朽,为世人铭记。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