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电视转播的足球赛越来越像游戏画面了?

0 Comments

过去当我们玩足球游戏的时候,身旁驻足观看的长辈总会说出这样一句让人暗爽的评价。

然而,如今随着先进赛事直播技术的大量运用,偶尔瞥见电视中的球赛画面,就连咱们自己也要仔细端详一番才能分辨“真假”了。

球迷和玩家共同的即视感,一方面缘于图形细节的日益丰富,赋予了足球游戏以假乱真的潜力。另一方面,则是数字化手段的运用,让电视转播画面也拥有了原本只属于游戏的画面质感和镜头语言。

我们之所以能一眼就看出直播和游戏的区别,在于后者的画面实在是过于“通透”。

受限于广电行业技术规格的滞后性,电视信号的分辨率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同游戏相媲美。此外,即便是在光照条件良好的情况下,场馆设施、球员轮廓依然会让绿茵场上出现复杂的明暗对比,不可能像游戏赛场那样干净得仿佛是无尘真空环境。

我们之所以能一眼认出下面的梅西是个假货,是因为即便在多边形疯狂堆料的前提下,次表面散射技术的缺乏,使得虚拟球员的皮肤依然过分娇嫩细腻,球衣材质更是充斥着各种不自然的反光,很难摆脱那股熟悉的塑料感。

所以足球游戏画面相对直播镜头的区别,总结起来就是——过分光鲜亮丽的色彩、油腻十足的人物,还有泛滥成灾的浅景深效果。

然而随着五大联赛在2019年初陆续进入4K HDR时代之后,它们的画风,也变得游戏味十足——

如下图所示,超清信号不仅实现了直播分辨率的飞跃,高动态范围成像技术还让暗部细节一览无余,整个画面通透得几乎失去了过往的“现实感”。

得益于电影级器材的超高规格图像传感器和大光圈优势,场边摄影师可以通过浅景深效果突出明星球员的主体形象。在场馆照明、高ISO和HDR效果的共同作用下,巴萨巨星们个个都显得油头粉面,娇嫩无比,好似从FIFA21中扣出来的游戏球员。

如果说比赛直播在画风上向游戏的靠拢,是无心插柳的结果,那么在增强画面动态感和沉浸感体验这个命题中,足球直播编导们的确是从游戏中汲取了不少灵感。

作为一种对抗激烈,比赛形势瞬息万变的运动,想完整呈现它的力与美,光靠增加场边固定机位数量,是不行的。

可除了用斯坦尼康摄像机拍摄的场边花絮以外,比赛直播不可能像动作片那样安排大量的运动镜头。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动态的视角变化主要依靠球门后方的摇臂和场边导轨来实现,镜头的移动变化非常单一。

正是因为赛事直播缺乏一种既能深入赛场,同时又不干扰比赛进程的拍摄手段,像下图的运动鸟瞰镜头,以及“一球成名”视角所呈现的这些极具纵深感和临场感的运镜效果,长期以来都是足球游戏的专利。

“飞猫”(Spidercam)摄像系统的出现,为直播编导们彻底解决了这一难题。顾名思义,这套设备既能让镜头像蜘蛛那样,在球场上方的无形巨网中横行无忌,也可以化身一只敏捷的喵星人,在垂直空间中上下翻飞。

凯夫拉材质线缆、陀螺仪和光学防抖等科技足以保证“飞猫”在强风中输出稳定画面

“飞猫”的结构不算复杂:连接球场顶蓬四周的4-6条线缆,将摄像机悬吊于半空。通过线性马达和万向滑轮对特定绳索长度的控制,“飞猫”可以按照导播设置的轨迹达任意的三维坐标。相对传统的顶棚固定机位和场边自动跟焦镜头,“飞猫”系统让直播也具备了同游戏类似的无限可变镜头组,从而大幅提升了比赛画面的视觉冲击力。

自从2015年中超揭幕战开始,“飞猫”技术就在CCTV-5转播中被大量运用

除了在固定高度实时追踪场上局势变化以外,当出现任意球、得分庆祝、裁判暂停比赛等等球员行为相对可控的场面之后,导播甚至可以让“飞猫”下降到普通机位高度,遥控设备实现推、拉、摇、移、跟等传统运镜效果。比如将镜头设置在罚球手身后位置,营造出千钧一发的紧张感,或者是以进球者为中心进行环绕拍摄,呈现燃爆全场的瞬间……这些过去只存在于足球游戏中镜头,也逐渐成为了电视直播的标配。

当然,画面质感和镜头语言的日益“游戏化”,最多只会让足球游戏玩家们在电视机前产生少许的错愕。不过,每当直播中出现下列画面的时候,我们还是难以淡定。

这种在西甲转播中被大量运用的360度立体回放效果,正是英特尔True View系统的成果。它的原理,和二十年前《黑客帝国》中的“子弹时间”特效基本一致,即通过环绕人物的高速摄影机拍摄目标各个角度的照片,然后将单帧组合,最终经过软件处理后变成动态画面。

当然,球赛的场地面积和球员动态的复杂程度,还有摄像机距离镜头主体的距离,都远远超过了绿幕摄影棚。这就意味着即便是再多的机位,它们所采集到的视觉信息也不足以形成连贯和稳定的动态全景画面。

为True View提供支持的36台5K摄影机的主要功能,是为整场比赛采集上百TB的空间运动数据,经过高速CPU和图形加速器阵列的后台处理,生成等体积的3D模型——相当于将真实赛场实时转化为三维动画。

在比赛回放画面中,导播和解说员可以借助游戏手柄,任意调整虚拟摄像机的位置和角度,从而更加全面的解析双方球员的走位,再现球的完整运动轨迹。

镜头甚至可以缩进到球员的第一人称视角,让观众“设身处地”的考虑球员的每一个选择

持球队员光标、跑位线路、数据虚拟投影……从来都不拒绝新科技的西甲赛场,还大量运用AR技术,为足球游戏玩家们进行了一系列喜闻乐见的花式整活。这些“UI界面”的存在,也让我们在看球过程中总会不间断地产生拿起手柄的冲动。

足球游戏和球赛直播过去截然不同的视觉体验,是两种娱乐形态的制作特点所决定的。至于它们观感的日益趋同,也是殊途同归的产物,本来就不存在谁高谁低,或者是谁抄谁的问题。然而计算机图形技术的进步,的确让它们不由自主在靠拢。

二者的取长补短,不但让球迷和玩家们各取所需,也让两个群体的重合度不断扩大。

正如博大精深的中文语言魅力——“你家菜做得跟饭店味道一样”,“你家店菜做得跟家里味道一样”——两个本意矛盾的句子,居然能同时拍出彩虹屁的味道。或许在未来,电视直播和足球游戏之间的商业互吹,还有这种“傻傻分不清楚”的幸福烦恼,会变得越来越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