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运他们把归途变征途

0 Comments

1月17日,2022年全国春运正式启幕。今年春运持续至2月25日,共计40天。人海熙熙,你与我各怀旅望。停落之间,聚散呼啸,他们的故事隐散其间。

攀爬与守念、妙想与坚韧,微末间的和煦、慢火车上的南北烟村……列车到达的时候,他们站在欢聚的背面,予热忱,予长旅。

从即日起,《中国青年》杂志全媒体推出“春运!他们站在团聚的背后”系列报道。

团圆是中国春节千年不变的主题,1月17日,为期40天的春运拉开帷幕,伴随着火车启动的一声轰鸣,各地游子也开启归乡旅途。

在今年的春运大军中,多了一批身着铁路制服、奋战在一线的稚嫩面孔。她曾是备受爸妈呵护的小公主,如今已走上站台,娴熟地组织旅客检票进站;他曾是漂泊在外的游子,如今驾驶复兴号,用另一种陪伴载送家乡人民;她曾是在校学生,如今每天凌晨在信号机械室内连续工作4小时,为新线的开通验收贡献青春力量。

面对职业生涯的首个春运,今年他们不再是着急回家过年的旅客,而是新启征途的铁路青年。

1月17日,被誉为“森林中的高铁站”——长白山站,灯笼高挂,窗花齐贴,经过精心装扮的候车厅,呈现出一片喜庆祥和的节日氛围。

6时40分,长白山站迎来了春运首日的第一波旅客。“请大家保持1米距离,佩戴好口罩,提前备好身份证件,依次排队进站。”检票员王墨很快便投入到紧张有序的工作中。

今年是长白山站的第一个春运,也是五个“00后”女孩的首个春运。她们分别是位于安检岗位的手检员张哲、值机员吴子涵、处置员王晓楠,以及客运员史丹阳和检票员王墨,大家亲切地称呼她们为“五朵冰凌花”。

16时20分,在人工检票口工作的王墨,敏锐地发现有人递上来了一张19日的车票。出于职业的本能,王墨果断拦了下来。这是今天最后一趟回长春的车,万分焦急的阿姨一个劲地抱怨是儿子粗心买错了票。

王墨立即上前安抚,并用电台喊来值班员楚连海,大家迅速联系售票厅和列车长共同制定解决方案,首先为阿姨办理网上退票,随后进行上车补票。进站后的阿姨不停地转身道谢。

“这是我第一次不能回家过年,但能为旅客快速解决困难,办理改签手续,让他们顺利踏上回家的旅途,被他们需要也是一种幸福。我想这就是‘人民铁路为人民’的意义所在。”王墨眼里闪烁着光芒。

因为车站处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为了更好地服务旅客,“五朵冰凌花”认真锻炼朝汉双语服务技能,勤奋练习服务礼仪;组成爱心志愿服务小组排班上岗,为老年人等重点旅客提供便利购票服务;积极发挥自身文艺特长,精心编排民俗歌曲和舞蹈节目,在候车室为旅客带去铁路的热情和温暖。

晚上22时,“冰凌花”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生活区,卸下疲倦,抱着毛绒玩偶躺在床上。“今年是我们的第一个春运,一换上路服,就从小公主变成了大姑娘。”王墨说道,“之前的20个春节,我都是和家里人一起度过的,今年虽然不能像往年那样跟家人一起过年,但是能让旅客的春运旅途更加温暖,这就是‘五朵冰凌花’在长白山站绽放的意义。”

2021年6月,在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复兴号动车组的汽笛在吕梁革命老区首次鸣响,吕梁老区迎来动车时代。

今年是复兴号开进吕梁老区的首个春运,也是“青年近卫军”首次担当动车组的春运值乘任务。

“我们在这片红色热土种下‘集动’的种子,未来会长成参天大树。”这是刘哲明在圆满完成太中线集中型动车组开通试验运行任务当天的日记内容。

刘哲明是中国铁路太原局集团有限公司太原机务段的指导司机,在太中线个日日夜夜,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带领19名平均年龄30岁的铁路青年高标创优,实现机务设备“零故障”、操纵安全“零投诉”,大家将他们比喻为太中线上的“青年近卫军”。

“这担子我们必须扛下来,还要扛得稳、干得漂亮。”为了圆满完成首次春运任务,刘哲明提高标尺,做足准备。复兴号在太中线公里的吕梁山隧道,当列车驶出隧道时,隧道内外的温差会在车窗玻璃外瞬间凝雾,影响司机瞭望。为了充分备战春运,刘哲明提出在列车驶出隧道的前5秒打开雨刮器,提前为车窗玻璃进行清洁,从而彻底消除车窗凝雾的安全隐患。“只有让旅客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那才称得上是一个好司机。”刘哲明对他驾驶复兴号的首次春运提出更高的要求,“把回乡的旅客安全、正点、平稳送达,那就是把工作做到位了。”

翟文坚是土生土长的吕梁人,从小生活的地方,交通极为不便,家人出行只能选择绿皮慢火车。如今,由他驾驶的复兴号动车组已经开进自己的家乡,在这次春运中更是绝对的交通担当。翟文坚说:“这条路是我从小到大的回家路,现在变成了我的工作路。都说陪伴才是最暖的亲情,但这个春运,能载着家乡人民安全舒适地回家,也是一种别样的陪伴。”

如今,吕梁老区早已被节日的氛围浸润,在太中线上,“青年近卫军”驾驶的复兴号飞驰穿梭,为这个春运增添了青春的色彩。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和舍友一起定好闹钟,时刻准备在‘12306’APP上抢购从北京回家的车票了。”谈起此次春运的最大不同点,张宇深有感触地说,“但是今年角色变了,要从‘抢票人’变成铁路运输的幕后一员,在单位参与郑济高铁验收了!”

“00后”张宇,是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郑州高铁基础设施段的一名信号工,2021年6月才离开北京交通大学校园的她,即将迎来入职后的第一个春运。

作为河南“米”字形高铁枢纽重要的一“点”,郑济高铁从2021年11月15日起,全面进入静态验收阶段,这也标志着该条铁路主体工程及其配套工程建设已基本完成,线路距离开通运营更近一步。真正走上岗位,张宇对于铁路的幕后工作有了崭新的认识:“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了保证高铁列车运行控制系统安全可靠,每个实验要重复这么多遍。严苛的实验条件、不容有失的实验严谨度,让我深感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因为工作的性质,张宇通常是从凌晨0点开始作业,一直到4点结束。“深邃的夜里,我要在机械室里连续工作4个小时,回到宿舍腿已经站麻了。女孩子原本要睡美容觉的时间我都在岗位上坚守,有时候累了,难免陷入emo状态。”对于完全倒时差的工作状态,张宇起初有些不太适应。每次煲电话粥,父母总是会耐心鼓励,希望家里的宝贝成为胜任工作的小能手。

21岁的张宇也没有让父母失望,一有时间就跑步锻炼。在之后的夜间天窗工作现场,张宇总是精神满满。“张宇干夜间天窗的时候,总是一步不离地跟着我,本来以为小姑娘参与凌晨施工肯定困得慌,谁知道她认真得很,遇到问题就问,学习的时候注意力特别集中!”郑济高铁介入组工长说道。

“毕竟是上班后的第一个春节,肯定也想家,希望和家人团聚。但是想到郑济高铁开通运营后,河南‘米’字型高铁枢纽的这一‘点’也有我的力量,这份荣誉感和使命感就让我的坚守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张宇说,“穿上路服,也就多了份使命。”

尽管张宇已经告诉父母这个春节要在岗位上度过,不回家过年,以往经常鼓励打气的父母这次反而显得“不太适应”,倔强地表示一定要等到女儿回来再共同置办年货。

“从我入职的第一天起,便知道加入了铁路大家庭,就意味着春节于我而言不再是一个节日,更多的是一份责任和坚守。今年虽然自己不能回家团圆,但因为我和同事们的坚守,郑济高铁离开通运营更近了一步,可以让千千万万和我一样在外工作的旅客缩短回家时间,值!”这个长相还略显稚嫩的小姑娘笑着说。

1月18日凌晨,在春运首日喧闹过后的深夜,信号机械室内依然亮如白昼。张宇认真地进行着枯燥又漫长的设备检查统计,在平时最困的时间点起劲地工作着,最开心的莫过于下班时看到关于郑济高铁的新闻,因为那里有她的一份力量。

列车驶出站台,只留下长长的轨道,这是通往家乡的归途,亦是铁路青年的征途。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