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

0 Comments

本书论述了15-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在英国的传播。从英国角度看,英国人如何在学术研究、宫廷生活、旅行等方面受到意大利影响,随后又如何这种影响。从意大利角度看,在英意大利商人、艺术家、教士等群体如何改变英国人,意大利文化如何找到与英国文化的融合点,其中的矛盾又如何化解。

《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自1902年问世至今不断被研究者引用,属于20世纪初相关主题研究中关注度较高的著作。

刘易斯·爱因斯坦(lewis einstein),1877-1967,生于法国的美国籍历史学家与外交家。著作有《英国的意大利文艺复兴》(1903)、《罗斯福行动中的思想》(1930)、《分裂的忠心:独立战争时期在英格兰的美国人》(1931)等。

在15世纪,一位在英格兰的意大利旅行者注意到,平民所获得的尊重只比农奴多一点。之后的作者们并未观察到这一点,但是也有许多人一直对明确说明阶层之间的差异感到困难。于是,甚至在50年之后的一条记录称,英格兰平民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就被禁止在晚间乱逛,而贵族也许能够这么做。另一点差异则是,贵族显得十分礼貌——特别是对外国人——而平民则好像怀有一种敌意。平民确有许多奇怪的习俗。例如他们以下述方式表现对虚弱人士的同情心:如果一名男子被医生放弃治疗,并没有希望再康复,那么他最亲的亲属就会把一只枕头放在他头上,再坐在枕头上直至他窒息身亡,父亲会这么对他的儿子,而儿子也会这么对他的父亲;他们认为,既然他没有机会康复了,那么让他脱离痛苦就是一种表示慈悲和善意的举动。意大利人注意到的另一个平民特点,则是当他们打架时——常常因琐事而起,先以德国方式(coltellate alla tedesca)互相猛击一番,只要一方使另一方受伤,他们就会立刻握手言和并一起去喝酒,不管是打架涉及到女性还是涉及到谎言被揭穿的情形,他们都不具备意大利人的那种荣誉观。

意大利人对于英格兰妇女所拥有的自由尤其感到困惑,并常常产生一些误解。有记录称,此前曾有记录提到英格兰男人怀着很强的戒备心理保卫者他们的妻子,但事实情况似乎与这种说法恰恰相反。很多作者都觉得英格兰妇女有着很强的魅力;其中一位意大利人宣称,他们在地位上丝毫不亚于锡耶纳妇女或意大利地区其他最受尊敬的妇女群体;其他作者则提到了他们那端庄的仪态、健康的肤色和敏锐的智慧,并称只有去奥格斯堡才能见到与她们相媲美的妇女群体。但使外国人最吃惊的使她们所享受的自由;无论她们是在家中还是在家外,都没有人问她们做了什么,而且她们能够以“外出用餐”的借口随心所欲第行动。已婚妇女——无论是单独一人还是携带一名女伴,很容易接受用餐的邀请,英格兰男子和外国人都能邀请她。据称还有哦一个英格兰习俗是,只要你和任何妇女说过一两次话,那么下次再在街上遇到她时,“把她带到小酒馆——那里所有客人都不用预约——或别的什么地方,她的丈夫不会觉得这不合适,而会很感激你,而且如果丈夫看着你把妻子带离的话,他也会一直感谢你”。意大利人所记载的另一条奇怪的习俗是,如果男子向女子送花,那么女子必须戴着它,直至三个月后——原文如此——再换成其他东西。

(本书的译后记,详细介绍了该书的作者和特色,特地节选部分内容发布,以便读者更好了解这部专著。)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位于欧洲西北部的大不列颠,历史上或许从未因为一道海峡而与大陆隔绝。亨利八世至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时期(16世纪初至17世纪初),作为文化现象的文艺复兴在英格兰十分显著,其中又以意大利的影响最为突出,相关研究自19世纪40年代起便已逐步问世。如爱德华·e.邦德1840年关于意大利商人向英格兰国王放贷的研究,t.埃尔策1878年关于意大利人记述莎士比亚的研究,玛丽·奥古斯塔·斯科特1895年至1899年关于早期文艺复兴对英格兰影响的研究,以及j.阿尔弗雷德·科奇1901年关于文艺复兴对英格兰建筑的影响研究等。从引文数据可知,上述成果中,除了玛丽·奥古斯塔·斯科特的研究以外,其他作品后期影响都不算很大。

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部著作《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便是在这一学术背景下问世的(1902年在英国伦敦首次出版)。这是一部出自一位25岁且尚未取得哲学博士学位的年轻人之手、修改自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的专题研究。作者刘易斯·爱因斯坦于1877年3月15日出生在美国纽约的一个犹太富商家庭。他的父母各自所在的家族掌控着几家纺织企业以及纽约和新泽西地区的若干家报社,与纽约政商精英关系密切——其中就包括后来分别担任美国总统和国务卿的西奥多·罗斯福和伊莱休·鲁特。这样的家庭背景既为刘易斯打下了优秀的教育基础,也使他能够后顾无忧地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便早早开展专深的人文研究,同时为他铺平了“学者型外交官”的未来从政之路。实际上,与《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同年出版的还有他的另一部研究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诗人的成果:《路易吉·浦尔契与〈更大的莫甘特〉》,这足以证明其语言基础和学术天赋。

刘易斯·爱因斯坦于1898年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1899年获得硕士学位,1902年便出版两部文艺复兴研究专著,似乎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学术新星。然而1903年他却被委认为美国驻君士坦丁堡公使馆三秘,从此进入外交生涯直至退休。这种陡然的职业转折,据刘易斯自传的编著者劳伦斯·e.盖尔芬德分析,虽然“他的任职资格至少按当时的标准看,几乎不可能不给他的考官留下几乎是完美无瑕的印象”,“但是在1903年,智力并不是从事外交工作的关键前提”。原来,刘易斯的父亲大卫·爱因斯坦膝下有两女两子;排行第一和第四的两位女儿佛罗伦斯和艾米先后嫁给英国考古学家查尔斯·华尔斯坦爵士和美国教育家巧儿·埃利亚斯·斯宾甘;排行第三的儿子埃德加默默无闻;这种情况下,其家族或为维持在纽约政商精英层中的地位,有意“安排”刘易斯不再攻读博士学位而开始从政。对此种推测的另一个佐证是,1913年刘易斯为娶一位年纪比他大、有两次婚姻经历的英国寡妇海伦·莱利,不惜与父亲决裂,并将其125万美元的财产继承权全部让给了大姐佛罗伦斯。此事曾被《》头版披露。或许这可视为刘易斯对家人中止自己学术道路的一种逆反,因此,他从事外交工作的前几年内并未放弃学术理想。除了撰写有关美国外交政策的专题报告之外,他对文艺复兴仍保持着浓厚的学术兴趣。例如,他对英国作家莫里斯·巴林翻译的《列奥纳多·达·芬奇的艺术思想和生平》进行了编校;他为此书撰写导论时,将自己的写作地点标注为“美国驻英国伦敦大使馆”,这似乎在向读者表示:自己身为外交官,却仍然可以开展这类需要坐“冷板凳”的人文研究。

1908年,刘易斯·爱因斯坦晋升为美国驻君士坦丁堡公使馆一秘。1911年,年仅34岁的他被委任为美国驻哥斯达黎加大使,但由于其妻子海伦无法适应高海拔,仅仅一个月后便返回美国。此间,他向美国当局呈送一份预测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研究报告。一战爆发后的1915年,拥有着多年土耳其外交工作经验的他再次来到君士坦丁堡,或许带着战时情报搜集的任务,因为他的能力或可从其1917年出版的《君士坦丁堡内部:一名外交官在“达达尼尔远征”期间的日记:1915年4月至9月》中得到证明。

一战结束后,刘易斯于1921年(44岁)升任大使,派驻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直至1930年(53岁)。刘易斯在此任上恢复了人文研究著作的出版,即1921年问世的《都铎时代的理想》以及1925年问世的《布拉格的意大利花园》。

我们在其自传的附录中略有遗憾地见到,虽然作为1921年成立的美国著名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会员的刘易斯笔耕不辍,但绝大多数作品都是国际政治评论和研究,其1933年问世的《分裂的忠诚: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在英格兰的美国人》成了他最后一部历史学专著。1957年12月4日,刘易斯·爱因斯坦在巴黎去世,享年90岁。

关于《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一书本身,其之所以以“研究集”为副标题,是因为全书各章均可以独立成文,并未严格遵循一套论述逻辑,但其总体框架或可理解为“英格兰与意大利人的文化互动”。刘易斯·爱因斯坦在导言中即提示读者,所有章节之所以分为上下两篇,是因为上篇主要论述受到意大利影响的英格兰人对意大利影响的,尔下篇主要论述身处英格兰的意大利人。正如本书开头所述,此书之前水平较高的相近成果可能仅有玛丽·奥古斯塔·斯科特的《伊丽莎白时期译自意大利语的作品》;刘易斯在导言种还认为,在意大利对英格兰的文学影响发面,没有必要开展重复研究;他的任务在于综合——这在我们看来就是对“意大利对英格兰文化影响”这一主题的首次全景式展示。

……根据谷歌学术的不完全统计,本书问世至今共得到了193次引用,而且近几年的引用仍然不低,属于20世纪初相关主题研究中关注度较高的著作。本书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几乎无人能够挑战,在近年仍然有很大的参考价值。如当代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钱尼(1951年生)于2008年为其前辈约翰·里格比·海尔(1923年生)于1954年完成的《英格兰于意大利文艺复兴:对比意大利历史和艺术性去的增长》第四版撰写导言时说:“在这方面,海尔此书的最为相关(也许几乎是唯一相关)的前期研究,是由一名独立学者在半个多世纪前出版的,它就是刘易斯·爱因斯坦的《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刘易斯·爱因斯坦是一位具有绅士身份的学者,至今仍为其相关主题提供了非常有用的叙述。毫无疑问,爱因斯坦的书名对海尔为自己的书名命名提供了灵感。”

通过对谷歌学术引文索引的梳理,我们发现刘易斯·爱因斯坦的《英格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主要启发后来的国外学者从文学史、社会史和经济史三方面考察16至17世纪英格兰于意大利之间的互动情况。这之中最为突出的研究主题则包括英意翻译史研究、英格兰“大游学”研究、在英意大利人研究(乔尔丹诺·布鲁诺是热点人物)等等。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