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瓦伦西亚:蓬佩奥号召围堵中国为何亚洲国家没有响应?

0 Comments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最近又展开了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亚洲之行,他先后访问了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印尼等国,并在此行最后一刻访问了越南。美国外交政策的特色就是在“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概念掩护下,说服他访问的亚洲国家加入所谓的“联盟”。

在每一站,他都批评中国的行为,特别是批评中国的行为。对蓬佩奥和美国来说,“确保自由不被中国夺走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但他所收到的回应却是没有一个国家愿意趟这浑水。

鉴于中国在拉达克地区和印度洋采取的行动,美国有可能正鼓动印度放弃不结盟国家理念。在蓬佩奥访印期间,两国签署了《美印基本交流和合作条约》,该条约将有助于美印两国加强军事合作。现在尚不清楚这是否意味着印度已允许美国势力使用自己的军事设施,但新德里确实已经允许美国一架配备武器的P-8“波塞冬”反潜机在安达曼群岛布莱尔港获得加油和补给。

这可能是一次下不为例的个案,也可能是一种新模式的开始。考虑到“四国集团”(一个明显的组织)的死灰复燃,答案很可能是后者。如果真是如此,那中国就可能会认为印度出于现实军事需要放弃了“不结盟国家”地位。

在斯里兰卡,当蓬佩奥提出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这一问题,以此警告斯里兰卡不要与中国过于亲近时,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亚·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否认斯里兰卡陷入了债务陷阱。他还强调,斯里兰卡是不结盟国家,该国将一直奉行这一理念。他稍后还在推特上说:“斯里兰卡将长期奉行中立的外交政策,不会卷入世界各大势力之间的争斗。”

印尼肯定也让蓬佩奥大失所望。眼见着印尼与中国在南海纷争不断,蓬佩奥肯定以为他可以说服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实际盟主站到美国一边共同遏制中国。

在会见印尼外交部长雷特诺·马尔苏迪(Retno Marsudi)和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之前,蓬佩奥声称他此行的目的是寻求合作以“维护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并讨论“自由国家要怎样携手挫败中国的威胁”。

这可能是在暗指半个多世纪前印尼与本国作斗争的惨痛经历,当时有许多印尼华人支持印共。但大多数人都已认识到,中国不会试图传播其理念,并不像美国那样大肆推销本国的民主资本主义模式。

在印尼反抗中国渔船和海警船入侵其专属经济区后,蓬佩奥抓住机会称赞印尼树立了“果断行动,捍卫纳土纳群岛周边海域主权”的榜样。

但印尼领导人却并不领情。佐科反而对蓬佩奥说,他希望美国了解发展中国家、国家和东南亚国家的利益诉求。

雷特诺则重申了印尼奉行“自由独立”的外交政策,以及“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需要开放包容地展开合作”。雷特诺尖锐地补充说,印尼与美国的关系不能“想当然”,印尼期待两国能“相互理解”。

蓬佩奥把此行最后一站定在越南,似乎是为了再尝试一下能否挽回此次任务失败的命运。毕竟对中国在南海采取的行动,越南一直是批评最多的国家。但这个东南亚国家也奉行一项长期政策,即不与别国结盟对抗第三国。

此外,越南知道蓬佩奥针对中国发表的和人权言论最终可能也适用于本国。美国还在调查所谓的越南操纵汇率和进行非法木材交易等事件,这已激怒了越南的某些领导人。

越南将针锋相对的对抗中国,捍卫本国海洋权益,但它也小心翼翼地不将北京推开太远。如果它协助美国执行军事遏制战略,那这种情况就有可能发生。

蓬佩奥的亚洲之行是在错误的时间,以错误的态度,文不对题地向错误的听众传递了美国态度和信息。对许多东南亚人来说,蓬佩奥的作风是傲慢的。东南亚地区此刻正在遭受疫情打击,地区经济一蹶不振,东南亚对蓬佩奥的话根本就是充耳不闻。在这个时候,东南亚需要中国——它们最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

这些国家,甚至还有印度,都不想被迫在现任霸主和他们的邻国——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之间选边站队。该地区对美国“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这一战略持有保留态度。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在对外交往中也不把民主价值作为划分敌友的唯一标准。有些国家还和中国一样,质疑当下美国版国际秩序的关键方面,比如该如何解读军舰和情报船的航行自由权。

蓬佩奥此行似乎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大多数东南亚国家都认同美国的观点,即中国是一个危险和敌对的大国。如果是这样的话,蓬佩奥应该已经发现,这个假设是错误的,大多数国家其实都极力抗拒与美国一道反对中国。

他这一失败的外交试探行动暴露出美国对东南亚地区及其相关利益浅薄无知,充满误解。如果美国想为其“联盟”赢得更多支持,那就要重新评估一下自己的方式方法。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